郑启涓案例:我是怎样逼老公承认“婚外情”的?

2016-09-26 16:58:38
郑启涓案例:我是怎样逼老公承认“婚外情”的?

专家:副主任心理咨询师、心灵疗愈师——郑启涓


PS:本案例已征得当事人书面授权同意,其个人信息已作技术处理。

一对夫妻因为“外遇”问题来进行咨询,林先生一脸委屈地说,他的太太最近这几个月非常古怪,总要逼他承认有外遇。每天下班回来,太太都要闻他身上有没有香水味,看他的衣物、钱包、手机有没有蛛丝马迹,如果没有找到,太太就会说,你隐藏得很好啊!如果发现了一张饭店发票,或一个问候的短信,太太就会问,那个女人是谁?长得怎样?你跟她去哪里,做了什么?林先生开始时耐心解释,让同事朋友给太太沟通解释,并让太太跟着一起去应酬,手机也给太太看,但是没有多大的效果,太太还是在故意找茬。当他心情好的时候,太太说,你今天和情人浪漫完,很高兴吧?当他想事情的时候,太太说,你身在家里,心还在挂念情人,我在家把你伺候得那么好,你太没良心了!林先生说,他每天辛苦的工作,下班都会回家,自问并没有做任何能让人怀疑的事情,偶尔在外面的工作应酬,他也并不喜欢。后来两人就开始吵架,林先生很难理解,太太怎样变得这样不可理喻,脾气暴躁,甚至想到了分居。

太太说,虽然没有证据,但她总觉得老公是有外遇的。另外,她这三个月心绪不宁,心情烦躁,看到老公总想发火,要跟他吵架,自己也不明白是为什么。我问太太,你没有证据证实老公外遇,那有没有证据证实老公没有外遇呢?太太说,丈夫确实是下班就回家,出外经常带着她,一切行踪在她掌握中,没有空间发展情人。丈夫也一直对她很好,没有改变过。另外,亲友同事们都劝她,说丈夫是老实人,绝不会乱搞。看到丈夫有时气愤难平的样子,理智上,她也明白丈夫应该没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。但是,她心里除了这个声音外,总有个声音说丈夫有外遇,两种声音在打架。我说,从理智层面及客观证据上,你看到的是丈夫没有出轨。“丈夫出轨”的感觉,与丈夫无关,与你内心的声音有关,是这样的吗?太太点头,然后不解地说:“我不想他出轨啊,我多想恩恩爱爱的过,为什么总要想着他出轨呢?”

为了寻找这个感觉的根源,我让太太回想一下,几个月前发生了什么,让她的心境变得烦躁不安和多疑。在引导下,太太告诉我,半年前,她在外地的前男友来广州,约她见面。她和这个男友曾经有短暂甜蜜的时光,因为两地相隔而导致分手。她心情荡漾地赴约,见面后,前男友述说对她的不舍和想念,让她心中美滋滋的。后来前男友问她借钱做投资,她心里有点疑虑,但还是把自己大部分私房钱借给他了。之后,前男友并没有再联系她。三个月后,得知前男友因为做传销被抓了,她才知道,前男友是骗她的,自己的钱全打水漂了。她内心非常难受和复杂,既心疼,又悔恨,有苦说不出。也觉得很对不起老公,他辛辛苦苦的赚钱,自己却因一时的糊涂,而没有了。因为常责怪自己,内心太难受了,后来就告诉自己,忘掉这件事。

我表达对她的理解:“这件事换了谁都会觉得心烦、憋屈,你暗自悔恨和自责,有苦自己知,心里确实不好受。但曾经很信任的人,当他打着感情牌另有所求时,我想大多数的人都会像你那样,选择信任他。”林太太流泪了。后来,我们去探讨她责怪自己的内容,她说,怪自己不该赴约,怪自己愚蠢,怪自己贪恋情爱,不假思索!我说:“其实,你在怪自己有婚外情的念头,对吗?如果没有这个念头,你的钱就不会丢了。”林太太说:“是的,我恨自己,有个这样好的老公,还想入非非的,太没良心了!”我说:“你骂自己的话,好像最近用作骂丈夫的身上了?”林太太说:“是啊,好奇怪,为什么我把罪名放他身上了呢?”我说:“内疚自责让你太难受了,你用忘掉来减轻痛苦,有效吗?”看到林太太摇头,我问她,如果把罪名安丈夫头上,对她有什么好处?当我们探讨出这个行为的获益后,她的内心豁然开朗了。

其实,这些问题都来自于林太太的内疚感。内疚自责得扛不住了,她就采用一系列的心理防御来保护自己,例如把这件事忘记,但是事与愿违,忘记不了,因此她的潜意识开始去捏造“丈夫出轨”的事实,假如丈夫背叛她,她的罪就抵消了,内疚就能减轻。另外,她在责备自己同时,也会幻想丈夫知道这事以后对自己责怪,为了先发制人,她通过责备丈夫来缓解内心的慌乱和不安,从这些方面,她需要“丈夫出轨”来帮助她的内心达到平衡;但从意识层面,她很在乎婚姻、爱老公,害怕老公抛弃她,因此感到“丈夫出轨”后,又让她非常的愤怒。两个声音总在她的脑海激烈地冲突和打架,因此她焦虑烦躁,痛苦不堪。

在寻找问题根源的同时,我和林先生夫妻做了一个约定,如果以后想讨论“婚外情”的事情,只能留到咨询时间里讨论,在家不能谈及这个话题。在征得太太同意后,我告诉先生,太太的敏感多疑、情绪波动与他无关,是太太自身存在一些心结,让林先生给予太太包容理解的环境来支持我们的心理工作。先生明白之后,心里也踏实了,表示不再和太太吵架了。一周之后的面谈,太太告诉我,他们的关系好多了,丈夫再也不提分居了。


经过前期的咨询工作,林太太意识到“丈夫的外遇”是她自己潜意识的问题,与丈夫无关,于是,她配合地遵守咨询工作中的各种约定,“外遇”的风波渐渐得到平息,当夫妻俩谈着笑进入咨询室时,他们的关系在日益改善,我们的咨询转入了另一个方向:陪伴林太太从愧疚、自责的心结中走出来。

我和林太太对前男友事件进行了深入的讨论,她说,每当想起前男友,她内心各种情绪、各种冲突就涌现了。想到甜蜜温馨的过去、想到他体贴关怀的举止,心中看到一个美好的天使,一丝丝温暖浮现;但当想到他的不真诚、居心不良、欺骗她感情,心中出现一个可恶的魔鬼,心情变得愤怒和郁闷。继而又想到自己也是居心不良的婚外情动机,导致这个闹剧,她痛苦地觉得,自己也是一个魔鬼!同时也非常担心丈夫会发现这件事,于是,内疚、恐惧占据了她的内心。她知道自己与丈夫纠结是为了逃避这些痛苦的情绪,她现在知道需要面对并好好地处理好这些情绪。

我了解到林太太的童年经历:她认为自己小时候是一个表面听话乖巧、内心叛逆的孩子,她有一个要求严格的父亲,教育她要做高尚的人,不能违背良心和道德,会因为她做了不规矩的事而去打她。在别人眼中,她是个好女孩,但事实上,她会瞒着父亲做一些小坏事,做完后,内心会很纠结,既感到高兴得意,也会很愧疚,觉得自己不好。成年后,也会瞒着丈夫做一些“不道德”的事,比如独自去泡吧,学交谊舞,做单身派对的主持人等。

从林太太的成长经历看到,她潜意识与意识的冲突模式,严格的父亲内化成心中的监督者,当自己做了不符合道德规范的事情,监督者便出来进行谴责,导致后悔和内疚。但是,她内心认定,不道德的事会对她有着吸引力,让她不知不觉间会去做。

咨询的重点,在于整合潜意识与意识的冲突,让其和谐统一。在童年事件的探讨后,林太太明白了,童年的她,对爸爸有着压抑的不满情绪,她做的“小坏事”是对爸爸的一种攻击。现在,她把这种关系模式带入了她的婚姻,因此她做了一些挑战丈夫意愿的事件。而这些事情并非能验证她是一个不道德的人,事情的背后,是满足她童年的愿望而已。

对于约见男友事件,我采用了“合理化”的技术来处理。其实,对于任何美好的事情,我们有喜欢、怀念及想拥有的愿望是可以理解的,过去一段美好的情感,勾起我们情感的驿动,激发以往的爱和思念,也是人之常情。我问林太太,如果一方为了达到一种目的,用美好的情感作诱饵,对于是比较重感情的人,有多少人能及时分辨,然后有效地拒绝呢?林太太说,哦,好像不容易啊!最后,我们同意了这个分析:她的赴约,并非想去伤害丈夫,只是前男友计划中的一种反应而已。

经过这些深入的讨论,林太太得到了顿悟。她认为,在童年,她需要攻击父亲来释放压抑的情绪,但是丈夫并非爸爸,她不需要延续这种方式来破坏她的婚姻。她觉得,以后不会再瞒着丈夫去做一些事情,而是怀着坦诚的心跟他商量,达成一致后,才会去做。前男友的事情,就让它过去了,她觉得自己拥有一个值得珍惜的丈夫,她希望以后能更有智慧地维护她的婚姻幸福。


温馨提醒,当您或孩子出现情绪、学习、行为、人际等心理问题,或你们的亲子关系出现问题时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wap.020xlx.com,切勿延误而失去了最佳的治疗时机! 如您遇到婚姻感情等困境时,可以联系m.020ljx.com,您的困扰有我们的专业帮助!

热线:020-34385911,34371477, 微信:13316087099